示例图片二

则是另一个“炸弹”

  正如贾跃亭期盼孙宏斌和许家印那样,身心俱疲的伊隆·马斯克也曾苦苦守候着救主的到来。

  “Funding secured”,这是赋予马斯克喊出“私有化”口号的冲动之底气来源,但恰恰是潜在金主的朦胧身影,让他和特斯拉蒙受了加倍的“目光火力”。从特斯拉退市、证监会调查欺诈、CEO被传可能换人,乃至马斯克染上的八卦,种种纷乱杂扰使得“特斯拉风暴”平地卷起的不单单是人心和眼球,还有一地鸡毛。

  可笑的是,诸多事件只有在历史长河中画上句号许久,真相轮廓方才渐渐明晰。而私有化进程最终被特斯拉放弃之时,却也就是关键信息渐渐水落石出之时,我们知道了潜在投资者涵盖了沙特主权基金、银湖资本(Silver Lake),却还有着第一眼意外、第二眼感慨的身影——大众汽车。

  特斯拉是以传统汽车业颠覆者的面目出现在世人眼前,纵然马斯克并不引大众以为理想金主,但是难道回归传统车企翼下,竟是其吊诡的宿命?

  其实,无论是业界和特斯拉粉黑们对“私有化”的关注点,还是SEC等一帮“恶势力”调查“马斯克欺诈案”的焦点,都聚焦于一个最关键的问题——钱从哪儿来?

  按照420美元的股价,特斯拉的市值将膨胀到820亿美元。当前,马斯克持有特斯拉股权比例略高于20%,退市交易总金额或将达720亿美元,而这将打破Energy Future控股创下的450亿美元Go private纪录。也许后来“420美元”和国际日4月20日之间的花边关联会抢走眼球,但在当时最引人注目的,绝对是那个“720亿美元”。

  谁能提供如此巨额的资金?哪怕只是其中较为可观的一部分?这个问题,汽车行业在问,马斯克的老对头华尔街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在问,而SEC甚至以马斯克欺诈为由头展开了调查。

  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PIF(Public Investment Fund),是马斯克给出来的第一个名字。他表示,在7月31日会议之后同沙特主权基金之间达成交易就已经胜券在握。

  “油霸”之富庶世所共知,看起来似乎也较为合理。然而,此后手握2,300亿美元的PIF,除了通过公开证券市场购得特斯拉5%左右股票之外,并没有进一步的支撑举动。而且PIF同软银之间的关联,以及软银同特斯拉对手通用汽车Cruise的投资,都意味着这根支柱恐难撑起马斯克的理想天空。

  此外,还有说法指出中国方面的资本可能成为马斯克的希望,至少特斯拉在华工厂所需的50亿元资金,相当大的份额要以本地融资来实现。只是围绕“中国力量支持特斯拉退市”,迄今还没有更多实锤落地。

  谁比PIF更有可能接盘?终于,在特斯拉宣告“放弃私有化”之后,有知情人给出了一个名字:大众汽车。

  据这位人士透露,马斯克要从证券交易市场“买断”特斯拉并不容易,倘若达成交易,会导致一些技术类共同基金被迫削减自己对特斯拉持股的比例,或许一些竞争对手也会趁虚而入——其中一家便是大众汽车公司。银行家们给马斯克展示的PPT里,列出了一堆腰缠万贯的潜在投资者花名册,里头出现了大众汽车和银湖资本等公司的名字,这些未来金主允诺将提供高达300亿美元的资金,占720亿美元总需求量的四成以上。

  以收购方兴趣来说,大众,偏偏是对诸多外在品牌抱有浓厚兴趣的“进攻型选手”,从其构建12个整车品牌的数十年扩张历史便可见一斑。而“大众教父”皮耶希反复表达对阿尔法·罗密欧的收购兴趣,甚至导致时任菲亚特CEO的马尔乔内放言要在巴黎车展与大众高管“决斗”。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领跑地位、创新模式的发展路径,都是大众的稀缺和向往。

  而在财力角度,大众汽车集团是目前汽车行业里最有钱的主儿之一。2018年上半年,大众汽车集团营收同比增长3.5%至1,194亿欧元,去掉特殊项目前的营业利润同比增长10.1%至98亿欧元,全年利润有望冲击200亿欧元,是足以和丰田较量利润额的唯一车企;截至2018年6月30日,大众汽车集团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计为212亿欧元(按最新汇率约合人民币1,686亿元)。

  反观特斯拉,根据其上半年财报,到2018年第二季度末,公司总共持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27.8亿美元(按最新汇率约合人民币189亿元)。

  可以说,特斯拉“自救”的能力远不如从大众“引援”的效果。但,马斯克并不喜欢传统车企成为自己的金主。在他看来,大众等传统公司绝非理想的投资者,因为这些企业对特斯拉的热心来自于“特斯拉光环”。而且大金主的入驻将导致无数小投资者的出局,而那些技术共同基金恰恰站在特斯拉最坚定的支持者序列。

  好在,财务顾问们没有为了促成交易而哄骗马斯克,他们告诫他,倘若要从金主手里拿到巨额资金,势必以让出较大的话语权为代价。

  马斯克最终放弃了特斯拉私有化,但我们相信,压垮这个念头的绝不仅仅是华尔街和SEC的施压、舆论风向的调转直下,而最关键的因素,仍然莫过良人难觅。

  特斯拉自从诞生以来,和传统汽车公司之间的绯闻曾一度成为佳话。丰田和戴姆勒都曾经持有特斯拉股权,通用汽车专门成立研究小组聚焦特斯拉,此后又曝出“通用和苹果都可能收购特斯拉”的传言。

  只是2013年“特斯拉风暴”席卷全球之后,慢慢地特斯拉由“潜在的附庸”转变为“可能的颠覆者”。尤其是当2017年特斯拉市值接连超过福特和通用之后,巅峰期389美元的股价和690亿美元的市值,不啻于范爷那句“我就是豪门!”,为的只是不再被视为附庸性质的花瓶。

  缔造了特斯拉、Space X、Paypal和Hyperloop,还能交互性地用Space X火箭将特斯拉跑车送上太空,这个男人用大量的惊世之举和醒目的骇俗之风,被无数拥趸坚信可以实现超出凡人脑洞边界的梦想。乔布斯死后,美国硅谷实在是太需要另一个能站出来充当全民技术偶像的“神”,马斯克正沿着这条封神道路前行。幸运赛车计划:

  “事与愿违”是一切童话最厌憎的四个字,它意味着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宛如两个山头,看似唾手可得,实则远隔千里。自Model 3的产能瓶颈、质量问题爆发开始,马斯克的“造神”之路就渐渐朝着“诛神”之路逆转了风向。

  按照原先预期,特斯拉应该在2018年实现50万辆产能,2020年之前达成50万辆销量;按照Model 3每周产量目标计算,原定2018年初实现5千辆/周,但因为电池模块生产线产能问题,连续两次跳票延后。2017年11月改为2018年第一季度末实现5千辆/周;到2018年1月又延迟到第二季度末实现,而第一季度末修改为实现2,500辆/周。

  的确,马斯克通过“帐篷生产线”和“季末攻势战术”,接连实现了周产5,000辆和月销10,000辆的目标,但是随之而来的则是Model 3的各种问题。例如特斯拉将这款入门车生产程序中的刹车与侧倾测试工序削减;薄弱部分焊点削减300个,大约占焊点总数量的6%;“攻势”型生产无法保证质量始终如一……这些都给Model 3未来的使用带来隐患。而高低配版车型在产出和订单之间的不平衡,则是另一个“炸弹”。

  有机构通过计算估测称,特斯拉每卖掉一辆Model 3,便要亏损6,000美元,即单车利润等于负4万元人民币。如果回顾Model S轿车和Model X的单车利润,不难发现即便后者单车售价更高,但利润却不到前者的一半。特斯拉,为何越是被寄予厚望的车型,单车利润反而越朝着亏损滑坡?

  除了起步阶段的障碍之外,在传统制造业方面的经验与思维,是妨碍特斯拉“走稳”的头号障碍。而这也暗示着,传统车企的羽翼庇护,很可能是特斯拉最后的归宿。

  在特斯拉最本质的标签里,“创新型车企”和“互联网思维”最为根深蒂固。嫁接了互联网思维的它,打破了传统车企慢速、重资产式的发展桎梏,以大众丰田通用们无可比拟的发展速度迅速崛起,侧重消费者在传统用车之外更高维度的体验,因此尽管工艺品质远不能及BBA等豪华品牌,Model S却能卖出和宝马7系低配版相近的价格和多倍的销量。毕竟,“别人的车机是给车辆安装电脑,特斯拉是大号电脑能跑。”

  汽车,终究是工业制造的分支。特斯拉越是在小众领域玩耍,越是能凭借创新模式而无敌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但当特斯拉打算朝着年销量数十万甚至数百万辆的规模进军时,大件工业制造品的巨量生产,将成为马斯克最为严峻的考验。

  反过来,如果不能以几何级数扩大规模,那么又将违背互联网思维的发展路线——在互联网思维里,一家公司可以持续亏损,但不能不扩张市场份额,诸如亚马逊等报表再难看,有增长就能获得投资和支撑。特斯拉之所以能够股价市值爆棚,离不开市场对其增长预期的看好。

  2014年2月特斯拉股价还在214-250美元档次时,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就预言将攀升到320美元,理由是电池价格降低可以帮助特斯拉占据全球车市1%份额,即年销量80万辆以上。而之后Model 3将这个预期值提升到短期50万辆、长期数百万辆,才使得特斯拉股价一度逼近400美元,在马斯克预期里更是高达420美元。

  连杆:连接活塞和曲轴,并将活塞所受作用力传给曲轴,将活塞的往复运动变成曲轴的旋转运动。

  研发是英恒业务模式的重要一环,公司共了230名全职的研发相关技术人员,占员工总数61.3%。客户主要为汽车行业原设备制造商、一线及其他供应商。供应商包括半导体器件制造商和分销商,以及合约制造商。

   “一猫汽车商城” 以高水准线索转化率和成交率为目标,旨在打造国内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汽车电商服务平台,成为国内首个经销商和消费者(B2C)、消费者和厂家(C2B)、消费者和发烧友(C2C),线上和线下无缝对接的交易促成平台。

  招标代理:浙江省成套招标代理有限公司招标人:杭州工发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一、招标人名称:杭州工发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二、招标项目名称:申花单元(蓝孔雀地块)S2/S3-01地块广场及地下社会公共...[详情]

  免责声明:以上购车优惠信息由中国汽车消费网综合经销商提供,由于行情因素价格浮动较大,仅供购车参考;其真实性、准确性及合法性由经销商负责,中国汽车消费网不提供任何保证,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  中国自主品牌三强吉利汽车、长安汽车、长城汽车纷纷公布4月销量快报。吉利表现一如既往的亮眼,4月销量128817台,同比环比皆增长,同比更是大增49%。

  WEY汽车方面,本月总计销量11079辆,VV5与VV7车型销量分别为5562辆、5014辆,其中近期上市的插电混动车型WEY P8销量为503辆。

  公司独立董事、监事会和保荐人均发表了专项意见,符合监管要求,详见公告(2017-099)。

  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许可[2016]828 号文核准,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为人民币 2,033,999,909.50 元,扣除承销商、保荐费人民币 18,000,000.00 元(含税)及其他发行费用人民币 1,984,667.98 元(含税),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人民币 2,014,015,241.52 元。募集资金已于 2016 年 7 月 14 日全部到账,并由立信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对此出具了信会师报字[2016]第 711832 号验资报告。

  证券代码:600151 证券简称:航天机电 编号:2018-048

  简介:山东沂星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始建于1948年11月,成立于淮海战役支前运输大军的修理间,2004年5月迁至临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(国家级)。至今已有40余年的客车改装制造经验,拥有完整的产品研发、生产制造、全承载式底盘、铝合金轻量化车身、整车控制等核心技术,在动力电池应用、电机及其控制等方面拥有关键技术。

  根据《关于加强社会公众股股东权益保护的若干规定》,经董事会审计和风险管理委员会对立信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2017年度工作情况的审查和评价,我们同意公司续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为公司2018年度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和内部控制审计机构。同意将本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。

  截至2017年12月31日,总资产177,486.50万元,净资产64,141.94万元,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11,165.33万元,净利润-23,618.09万元。立信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(信会师报字【2018】第ZG10165号)。